晨曦小说网

第62章 智慧62自我克制,谨慎小心



  一个人只懂得如何做事是不够的,还要学会如何做人。做事和做人是硬币的两面。高调做事者,必须同时追求人际关系的和谐;低调做人者,也必须学会不避嫌怨,高调做事。
  做人、做事都难免会有不如意的时候,这时若能低调一下,也许就会峰回路转了,掌握了自我克制,也就掌握了一种低调做人的方法。生于乱世的魏晋时期的名士阮籍,就很善于运用这种方法来保全自己。
  当时,政权交替频繁,社会动荡不安,许多读书人惨遭杀身之祸。为此,阮籍一心饮酒,全然不问政事。司马昭曾想为儿子司马贵向阮家求婚,阮籍却烂醉如泥,司马昭无法和他讲话,此事作罢。钟会几次去征求他对时局的意见,想以此罗织他的罪名,阮籍居然因为大醉不作回答,最终得以免祸。
  将真实意图隐藏起来,自我克制,不但可以免祸,而且可以给竞争对手造成假象,使之判断失误。再来看一个故事。
  王叔文经常和皇太子下棋。有一次,二人边下棋边谈论时政,谈到宫市的弊病时,太子说:“我正想劝谏皇上废止宫市呢。”在场的人都称赞太子,唯有王叔文不说话。众人走后,太子单独留下王叔文,问他不说话的原因。王叔文说道:“太子的职责是侍奉皇上的饮食起居,早晚问安,不应议论其他的事情。陛下在位多年,如果怀疑太子劝谏废止宫市是为了收买人心,太子如何自我解释呢?”太子大吃一惊,说:“若不是先生指点,我哪里知道这个道理!”于是对王叔文格外宠信。
  王叔文教给太子的韬晦之术,并不是简单的免除灾祸,而是为实行改革朝政的伟大事业而采取的权宜之计。王叔文是后来“二王八司马”革新运动的领袖,而这个皇太子就是后来的唐顺宗,这场革新运动的坚定支持者。他们的韬晦之为,是整个行动的一个组成部分。
  与此相类似,更明显的是颜真卿。
  颜真卿在做平原太守时,安禄山反叛的行为已人尽皆知,颜真卿假托“防止连绵大雨,重新修城浚壕”之名,暗中征集壮丁,充实粮草,而在表面上又假命文人才士饮酒作乐:安禄山秘密侦探,见此情景,以为颜真卿等就是一介书生,不足为虑。不久,安禄山发动暴乱,河朔失陷,唯有平原有防备。
  在高标做事的同时我们应该低调做人,在待人处世中自我克制,当自己处于不利地位,或者危难之时,不妨先退让一步,这样做,不但能避其锋芒,脱离困境,而且还可以另辟蹊径,重新占据主动;当伸出有利形势时,更要放低姿态,谨慎处事。这才是一个高明的“中庸”之士应该具备的大智慧。
  人一旦兴旺发达、功成名就之后,就容易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被人品评。因此,越是位居显要,就越是要经常反躬自省,越是要讲究低调做人,不自满、不骄傲,融入大众之中。
  李白曾在《将进酒》中说:“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圣贤之士之所以寂寞,是因为他们志存高远而淡泊名利,因为他们高调做事却低调做人。空虚者是没有理想、没有期盼的,落寞者是有理想有期盼但无法实现的,彷徨者是能实现而不能把握的。这些都是他们不懂人生所要经历的几大境界,也不能正确适度地处理理想和现实的关系造成的。
  古代人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我们现代人更应该有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的精神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