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第741章




  闻翘怔怔地看着上空的黑暗,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前世的回忆之中,眉宇间萦绕着徘徊不去的痛楚,一时间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阿翘妹妹,你醒了,怎么样?”一道关切的声音响起。

  闻翘目光微转,便看到蹲在旁边的男人,担忧地看着她。

  一双仍残留着痛意的眼睛瞬间变得犀利,冷声道:“你是天命一族?”

  师无命面露苦笑,说道:“看来你已经记起上古时期的事……”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拳头揍飞,整个人狠狠地倒飞出去,像流星般消失在黑暗的空间里。

  过了会儿,师无命捂着被揍的脸回来,一脸悲痛地道:“阿翘妹妹,你怎么能随便打人呢?很痛的!”

  闻翘没什么诚意地道:“抱歉,刚醒来,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师无命能说什么,只能郁闷地揉着脸,终于知道神皇一族的拳头有多厉害。

  闻翘平静地问:“天命一族不是在上古时期就已经陨落?你是如何逃过命轨反噬的?”

  师无命抬眸看她,发现她已经恢复冷静,只是一双眼睛极冷,身上的气息也发生了某种变化。

  “天命一族确实已在上古时期就陨落,我是最后一个天命。”他淡淡地说,“你应该知道天命为何而生?”

  闻翘点头,双目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师无命并未卖关子,说道:“当初三界将倾,天命将陨,天命终究扛不过天意。天命一族自然不甘的,明明天命是顺应天意而生的一族,可以脱超生死,却因为命轨的变化,神族的贪婪,让天命被命轨反噬,无法保全。”

  “天命一族在陨落前,将最后的天命炼制成天命盘,希望以此窥得一线生机。”

  “我是最后的天命,继承天命之名。”

  师无命看着她,“当初发生的一切,天命已经推演出命轨,但天命因身负天意,无法阻止,只能试着拯救。可惜……”他苦笑一声,“神灵界那群神的动作太快,天命亦无法阻止,最后酿成大错,使天地降下浩劫,此为天罚。”

  闻翘冷笑一声,忍不住又揍他一拳。

  “你是天命盘,所以你镇压我夫君,将他投入无尽轮回之中……”

  越说真是越暴怒,闻翘恨不得将这人揍爆,同时也将那群神和天命一起揍爆,觉得她家夫君真是受了很多的委屈。

  以前不明白为何他的雷劫如此恐怖,现在明白后,只剩下心疼。

  师无命抱头任揍,苦逼地道:“这是当时最好的办法!魔神已被恶欲侵蚀,神性被压制,他选择成为灭世者,这是他的灭世之劫,若是不阻止他,他真的会灭世,也没有你们的转世!”

  闻翘想了想,说道:“罢了,暂时不打你。”

  其实她也明白,最后的天命被炼成天命盘后,一切已由不得人的意志来控制,否则师无命也不会以骷髅的方式在枯骨十三府中醒来,继而与他们相遇。

  这一切皆是天命的安排。

  师无命小心地打量她,见她神色微缓,他又振作起来,笑着宽慰她:“阿翘妹妹,我知道你心疼帝羲神君,其实当初他打上神灵界后,屠戮了很多神,那些神都是当时妄图想要打开天外之界通道的神,他们亦已付出代价,而神灵界差点被帝羲神君打碎……”

  说到这里,师无命就忍不住嘘唏。

  果然不愧是神灵界最强者,堕神为魔后,一直以神之躯镇压恶欲,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当他直接杀上神灵界时,根本没有神能挡住,众神联手,竟然只能任他屠戮,将那群罪孽深重之神一并屠杀。

  他手中的星之镰成为一柄屠神之神器,让神望而胆寒。

  若非后来那些没有犯下罪孽的神联合天命盘将他镇压,只怕三界真的毁灭,这才是真正的灭世。

  “魔神唯一的罪孽,便是他挑起三界之战,三界生灵涂炭,死伤无数,这是他的罪孽,天地亦记着。”

  闻翘却有些不服,“他以魔神降世,镇压无渊之暗的恶欲,亦是救世之功,为何不能以此抵消?”

  师无命摇头,“阿翘妹妹,天地法则会记住众生的功与过,却不会让功过相抵!在他选择成为灭世者后,天地便记住他的罪孽,所以他所次渡劫才会如此可怕,这是灭世者绕不过的罪!你可明白?”

  闻翘很想不明白,但她觉醒前世的记忆,亦得到神皇一族及星极树守护者的传承,明白天地法则存在的意义。

  这才是让她最难过的。

  许是发现她的情绪低落,师无命转移话题,“阿翘妹妹,你知道你为何能转世,并与他在这一世重逢?”

  闻翘笃定地道:“是天命盘所为!”

  师无命笑着点头,“是的,作为天命盘本身,我亦掌控着天命盘。天命盘将魔神投入无尽轮回之中,其实目的是消磨他的神魂。魔神虽然有过,却也有功,我并不愿意魔神在轮回中陨落,所以我当初找到你的残魂,将你一并投入轮回之中,用轮回之力为你蕴养神魂。”

  说到这里,他顿了下,望着面前的女子,轻声道:“只是我没想到,你进入轮回后,竟然愿意将自己的救世功德及运气分给他,自己承受苦难……”

  所以在他们相遇之前,她的前半生过得极为苦难,世间一切痛苦皆要她承受。

  闻翘怔怔地看着他,突然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追问道:“星极树……”

  师无命笑了笑,一双仿佛看透命轨的双眼安静地看着她,一言尽在不言中。

  最后,闻翘问:“天命之意,你打算怎么做?”

  天命一族作为超脱生死的存在,怎么会甘愿被反噬陨落?他们将最后的天命炼制成天命盘,便是天命一族自救之法。

  可以说,师无命承担着天命一族最后的命运,也是天命一族最后的希望。

  师无命声音清淡,“天命将我炼成天命盘后,我本不应该存在,如今在这里的,不过是一个无命之人。”

  闻翘瞬间明白他的意思。

  他所做的一切,从来不为天命一族,而是为了阻止天命预言中的灭世之劫,为了这三界众生。所以他跟在他们身边,看着他们行事,从来不阻止亦不过份参与,只是想看看他们会怎么选择。

  直到闻翘觉醒前世的记忆,知晓一切,做出她的选择后,他的责任已了。

  “你……”闻翘抿着唇,不知道说什么。

  “阿翘妹妹,你不必为我介怀,这是我选择的命运。”师无命依然一副笑盈盈的模样,“能在枯骨十三府里遇到你们,我真的很开心。其实在上古时期,我见过帝羲神君几次,可惜他是五帝神君,我是天命一族,我们并没什么交流……”

  所谓的朋友,其实不过是他自己厚脸皮蹭上去的。

  宁遇洲知道他的身份,或许也知道他的打算,正因为清楚,所以没有搭理他,由着他跟在他们身边。

  师无命伸手拍拍她的脑袋,转而道:“阿翘妹妹,这里是天命盘空间。”

  闻翘下意识地抬头看去,可惜除了一片黑暗的虚空,什么也看不见。

  它是亘古不变的寂静。

  “天命盘空间连接时间和空间,它能让你回到时间的记忆里。除此之外,我还想告诉你一件事。”

  他的神色变得严肃,闻翘不由得也跟着认真起来。

  “什么事?”

  师无命道:“当初三界大战,生灵死伤无数,唯一没有被牵连之地,便是天建神庭。”

  纵使魔神已经被恶欲侵蚀,依然本能地保护极东之地的天建神庭。

  闻翘瞪大眼睛,下意识地扯住他的袖子,“你说什么?”

  “你以身祭天,平息天地浩劫,本应该神魂俱灭!是星极树和神皇一族为了护住你的一丝残魂,付出代价。”

  所以天命盘才能找到这丝残魂,将之投入轮回。

  闻翘的喉咙哽咽,半晌才沙哑地道:“什么代价?”

  她想起神皇一族的灭族,脸上露出痛苦之色。

  其实她已经隐约明白这代价是什么,只是没想到族长哥哥会这么做,不惜一切代价都要保住她。

  师无命道:“阿翘妹妹,你还记得先前我们进来时,我说的话吗?”

  荒空星河深处突然出现黑洞,当时他们进来时,师无命说,这里是神皇一族的埋骨之地,亦是……后来的话他没有说,只让她进来查看。

  “星极树也在这里?”闻翘问道。

  师无命点头。

  这里是天命盘空间,是神皇一族的埋骨之地,亦是星极树所在的星极空间。

  天命盘作为天命一族最后的希望,师无命将它放到星极空间里,是对它的保护,亦也是守护着三界最后的希望。

  闻翘怔了下,问道:“那我在中洲的粼光海的混沌空间里遇到的星极树……”

  “那是它特意保存下来的一半树核空间。”师无命说,“它将树核放在混沌空间里,便是为了等你转世后去取它,将它带回它的本体。”

  星极树作天地之树,虽然付出代价,却仍有一线生机,毕竟这是天地的支柱,不能轻易毁灭。

  “阿翘妹妹,你去找星极树罢。”师无命道,“待你找到它时,一切你便明白。”

  闻翘怔怔地看着他,问道:“你呢?”

  他笑起来,笑容没有一丝阴霾,“我该走了,重归天命盘。”

  闻翘的嘴角嚅动了下,到底问不出来。

  她似乎有些明白来这里时他的沉默,想必他早已经明白自己的命运,作为天命盘本身,他终究要回归天命盘。

  “阿翘妹妹,再见。”

  师无命站在黑暗的虚空,朝她笑着道别,一道黑色的漩涡出现,将闻翘吞噬进去。

  闻翘只来得及看到他的身影渐渐化虚,最后化为一道流光消失。

  ——

  呯的一声,闻翘的身体砸落在地上。

  但她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只是回忆着最后的那一幕,心中怅然若失。

  自此一别,可能永远也无相见之日。

  天命虽有错,但作为最后的天命,他却违背天命,做出截然不同的选择,让最后的天命消失。

  “闻姑娘,是你?”一道惊诧的声音响起。

  闻翘转头看过去,便见到站在一株巨大的枯树下的龙族长,周围聚笼着一群邪恶的骷髅怪物。

  龙族长震惊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这里的闻翘,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万仙府的府主刚消失,她竟然就寻来了。

  再看那群骷髅怪物,它们明明离那人很近,却没有攻击她。

  这让他觉得,估计只有自己是最弱的,才会被这群骷髅怪物撵得快断气。

  闻翘看了看周围,目光落到那株枯萎的巨树,忍不住怔怔地落下泪。

  “闻姑娘……”龙族长惊讶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哭了,同时心里也有些尴尬,看到她那般伤心,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他可不会安抚哭泣的小姑娘啊!

  龙族长手足无措,只好道:“闻姑娘,你来得实在不凑巧,宁府主刚消失不久……”

  闻翘拭去脸上的泪,问道:“我夫君怎么了?”

  “他……”龙族长将宁遇洲最后做的事情告诉她,“他离开时,让本尊告诉你,他在魔界等你。”

  说到这里,龙族长心里也有些无奈。

  那位竟然是魔神,是预言中的灭世者,龙族长实在不愿意让神皇一族的后裔与他扯上关系,最好他们永远不再相见,以免神皇一族的后裔真的消失。可他没有那个胆,最后仍是选择老老实实地将魔神留下的话转达给她。

  还有魔神将自己的神性分给枯萎的星极树之举,也让龙族长心中若有所悟。

  魔神是想用他残存的神性来救这株星极树么?

  闻翘没说话,她来到星极树下,伸手轻轻地抚上那枯萎的树干。

  龙族长看着她,欲言又止。

  怎么一个两个的,对这星极树的态度如此奇怪?

  正想着,突然见原本抚着星极树的姑娘身影一掠,人已出现到枯萎的枝桠之中,接着她从怀里取出一块碧翠如宝石的树核。

  树核中蕴含极为强大的力量,在它出现的瞬间,星极树周围的那些骷髅怪物躁动起来,仿佛想要接近,又畏惧它的存在。

  龙族长的目光落到树核上,虽然不知道这树核是什么植物的,却也知道它的不凡。

  闻翘双手托着树核,树核绽放柔和的光芒,勃勃生机从中溢泄而出。

  树核从她的手中飞了起来,飞到星极树的中间,突然光芒大炽,整个世界笼罩在一层明亮的星光之中,星光变得刺目之极,龙族长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眼睛虽然闭上,五感却仍在。

  龙族长仿佛听到万物复苏的声音,听到那群骷髅怪物安息的声音,听到天地发出一声极轻的叹息……

  不知过了多久,龙族长慢慢地睁开眼睛。

  无数的星光坠落到他身上,星光驱除黑暗,他仰首望去,首先看到那绿色的树影之间的星光点点,星之力弥漫,仿佛近在眼前,又仿佛距离很远。

  龙族长脸上露出惊叹之色。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星极树存在的意义,这是天地之树,天地间唯一能沟通诸天万界的至宝。

  坐在树上的女仙与这株星极树仿佛融为一体,极为契合。

  这是星极树的守护者。

  “龙族长,我送你离开罢。”

  龙族长听到树上的女仙如此说,他下意识地点头,尔后想起万仙府的府主曾经的话,唯有星极树焕发生机,方才能离开。

  他转头望去,只见原本黑暗的空间星光璀璨,万物复苏,偶尔可以看到一些百仞高的巨树,安静地在这片空间里栖息着,似是在守护着什么。

  那些充斥着这片空间的骷髅怪物已经消失。

  龙族长离开后,闻翘从星极树走下来,来到不远处的那群巨树前。

  这是神皇树,它们围绕着星极树而栖。

  星极空间恢复后,曾经镇守在此地的神皇树亦跟着出现,只是他们俱已经陷入沉眠,用神皇之躯镇压着地界下残存的恶魂影。

  闻翘走到一株巨大的神皇树前,轻声道:“哥哥,我回来了。”

  ——

  龙族长被送出去时,出现在一个黑暗的通道。接着看到凤族长等人,他们正与一群魔尊对峙。

  因他的出现,打破对峙的局面,在场的仙与魔纷纷看过来。

  “龙族长,你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玄武族长慢吞吞地问,“这些日子你去了何处,宁府主呢?”

  龙族长没有回答,而是看着这群魔尊。

  “你们来找魔神?”他直接问道。

  在场的仙尊们俱是一愣,惊讶于龙族长竟然能一言道破这群魔尊的来意,难道龙族长消失时,遇到魔神?

  喋殇魔尊双眼紧锁住他,惊喜地道:“你见到尊主?”

  龙族长心里暗忖果然如此,淡淡地道:“魔神已经回归魔界。”

  “真的?”在场的魔尊怀疑地看着他。

  “本尊没必要骗你们。”龙族长虽然被魔神的事震得不轻,却也不惧这群魔尊,语气有些不善,“你们若是不信,大可回魔界探查,本尊随时恭候你们!”

  魔尊们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其他仙尊见状,赶紧跟过去,要亲眼看到这群魔尊回归魔界才能放心。

  他们心里明白,如果魔神出世,仙魔大战迟早要爆发,能拖一时就拖一时,尽量为人界争取时间。

  就在仙尊们跟着魔尊一起离开时,突然空间震动起来。

  所有人脸色微变,“快,赶紧离开此地。”

  一群魔尊和仙尊顿时顾不得彼此对立的局面,联合一起离开黑洞空间,齐齐朝着外界飞掠而去。

  在他们好不容易离开时,身后的黑洞正在慢慢地消失。

  随同黑洞一起消失的,还有荒空星河深处那无处不在的空间裂缝,那群被神皇一族的气息吸引过来的仙尊级混沌兽纷纷钻进快要消失的空间裂缝,它们本能地察觉到一种极为可怕的危险,让它们纷纷选择逃命。

  伴随着空间裂缝的消失,荒空星河深处的空间趋于平稳,原本飘浮在虚空中的地表碎片像是受到什么指引,慢慢地重合。

  这一切,都让在场的仙尊和魔尊们看得怔愣。

  终于,整个空间恢复平静,一道明亮的光芒乍现,化为千条万缕星光,以荒空星河深处为轴心,向着极东之地而去。

  荒空星河之外正在对峙的仙人和魔族亦看到乍然而现的星光。

  这星光充满生机,所过之处,万物生长,荒芜的极东之地迅速地恢复绿意,郁郁葱葱。

  一群仙尊和魔尊看着地表的变化,看着一座森林拔地而起,久久无法言语。

  半晌,祁族长突然道:“这是天建神庭!”

  这才是上古时期真正的天建神庭!

  天建神庭竟然重现,为什么?

  在场所有人心里皆浮现如此疑问,唯一明白的只有龙族长,他轻声道:“星极树恢复生机,神皇一族亦重现。”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他身上。

  许是为了迎合龙族长的话,一道穿着仙流云白袍的身影缓缓地从天建神庭中走出来。

  那是一名容貌俊逸、眸色清淡的男子,一身清华流转,风采出众。

  男子看到天建神庭外的那群仙尊及魔尊,朝他们微微颔首,客气而疏离地道:“欢迎诸位来到天建神庭,在下是神皇一族的族长——神叙。”

  神皇一族的族长?

  在场所有仙魔俱是一愣,看着这位神皇族长,恍惚间想起他们族中的记载。

  上古时期的神皇一族的族长正是神叙。

  原来神皇一族没有在上古时期就灭族?

  这一日,发生太多事。

  极东之地突然焕发生机,恢复上古时期的峥嵘繁华,所过之处,俱是一片绿意盎然,成为这仙灵界难得的净地。

  原本正要爆发的仙魔大战平息,魔族退回魔界。

  曾经灭族的神皇一族再现,天建神庭重归极东之地,荒空星河之名不复存在。

  ——

  神皇族长带着两只小神兽踏进星极树空间。

  看到那株顶天立地的星极树时,两只小神兽纷纷露出惊叹的神色,小凤凰振翅飞过去,啾啾地叫起来,“啾啾娘,你没事吧?”

  刚飞到星极树前,就被一道柔和的星之力挡住。

  小凤凰发现怎么也飞不上星极树时,顿时懵了下,圆滚滚的身体使劲儿地和星之力形成的屏障较劲儿。

  神皇族长看得忍俊不禁,觉得妹妹养的这两只小神兽挺有趣的。

  闻翘从星极树跃下,抱住正在较劲的小凤凰,看向兄长,说道:“哥哥,这只小凤凰是凤凰族的少主凤爝。”

  神皇族长:“……”

  神皇族长一脸空白地看着那只圆滚滚的肥凤凰,记忆里的美凤凰和美男子凤爝变成碎片,再也拼凑不回来。

  闻翘不理会木然的兄长,询问两只小神兽外界的情况。

  小麒麟和小凤凰你一言我一语地叙说,说到魔族出现时,小麒麟的语气添了几分担忧,幸好最后魔族终于退去。

  “魔族虽然退去,但仙魔通道没有消失。”小麒麟格外担心。

  闻翘却没在意,说道:“不要紧,有夫君在,这条仙魔通道很安全。”

  神皇族长终于回神,只是没想到刚回神就听到这话,顿时咳嗽起来,瞪向妹妹,“阿娖,怎么回事,你还是清清白白的小姑娘呢,哪里来的夫君?”

  哪个野男人竟然敢勾搭他的妹妹?

  闻翘道:“哦,我夫君就是帝羲神君,现在的魔神。”

  神皇族长:“……”

  两只小神兽看着倍受打击的神皇族长,同情他几息时间,接着继续问闻翘。

  “啾啾娘,啾啾爹呢?”

  “闻姐姐,宁哥哥在哪里?”

  闻翘道:“他在魔界。”

  得到这个答案,两只小神兽对视一眼,又看向她,小心地道:“闻姐姐,宁哥哥还会回来吗?”

  “啾啾爹不要咱们了吗?”小凤凰有些伤心。

  “当然不是!”闻翘摸摸小凤凰身上的绒毛,“我会去找他回来的,你们放心。”

  两只小神兽到底相信她,它们也能感觉到闻翘现在的气息有些不同,明明仍是那个人,身上却多了一种若有似无的强大气息。

  闻翘没有多作解释,同两只小神兽说了会儿话,对旁边的神皇族长说:“哥哥,我要去魔界找夫君,闻毛毛是你外甥,你帮忙照顾好它们。”

  神皇族长还没回神,怀里就被塞了一只胖凤凰。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胖凤凰,听到胖凤凰奶声奶气地叫他“舅舅”时,差点绷不住脸上的表情,忍不住说:“妹妹,这是凤凰族的少主吧……”

  你现在是人族之身,哪里生得出凤凰?

  难道魔神转世后,投胎成凤凰,和他妹妹一起将曾经的凤少主生出来?

  想到这里,神皇族长一阵头晕,觉得他们的关系有些怪。

  “是啊。”闻翘肯定地说,“这是我和夫君的崽,哥哥你要保护好你的外甥,它就拜托你照顾,有什么事等我从魔界回来再说。”

  说罢,闻翘急哄哄地跳到星极树,消失在其中。

  神皇族长看着消失的妹妹,再次看了眼怀里的胖凤凰,以及脚边的小麒麟,无言以对。

  ——

  无渊之暗依然是一片黑暗。

  星极树出现在无渊之暗时,带来一片璀璨的星光。

  闻翘看着星极树外的黑暗恶欲,眼里多了几分怀念,想到当初自己被那男人送离无渊之暗,甚至禁止她再来时,心里好笑之余,又有些心酸。

  当时她并不明白自己的心意,只是难过于再也见不到他。

  所以转世后,与他结为夫妻,她会如此轻易地倾心于他,没有丝毫挣扎地将自己的心意及信任托付予他。

  闻翘离开星极树,进入黑暗的恶欲之中。

  恶欲在周围徘徊,并未沾上她分毫,一如上古之时。

  闻翘并没有急着去找人,而是慢慢地在黑暗的恶欲之中穿梭。

  “叽叽~”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闻翘下意识地看过去,就见一只大毛球从黑暗中冲过来,扑到她身上。

  闻翘瞪大眼睛,“闻球球?”

  大毛球欢快地叽叽一声,用自己银白柔顺的毛毛使劲儿地蹭着她,一双宝石般的蓝汪汪的大眼睛弯弯地看着她,让人看了就不觉拥有好心情。

  闻翘忍不住笑起来。

  她搂着大毛球使劲儿地蹭着,问道:“闻球球,你一直在这里吗?”

  大毛球叽叽几声回答,说到最后,不免有些委屈。

  当初在封魔天域,宁哥哥将还在空间里的它一起带回魔界,来到无渊之暗,然后就将它丢在这里,让它在这里帮忙守着他的身体。

  守着他的身体也没什么,让大毛球委屈的是,它见不到闻姐姐。

  闻翘摸摸它的毛,笑着问:“你知道宁哥哥在哪里?带我去找他。”

  大毛球欢快地叽一声,将她拱到自己的背上,带着投入黑暗的恶欲之中。

  不久后,他们穿过一个屏障,周围的恶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山谷的祝仙灵之花,黄灿灿的祝仙灵极为醒目,空气中弥漫着仙灵蜜特有的清甜味道。

  “叽叽叽~~”

  一阵清脆的“叽叽”声响起,闻翘望去,见到一群黄绒绒的小毛球从祝仙灵中钻出来,朝他们一边欢快地叽着,一边滚过来。

  须臾间,闻翘身上已经滚了不少小毛球。

  这让她有种回到千岛秘境的错觉,当初在千岛秘境,那群小毛球们也是这么往她身上扑的。

  闻翘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方才看向大毛球,笑道:“闻球球,这些小毛球都是你生的?”

  大毛球叽叽地回答。

  离开闻姐姐后,它非常郁闷,只好一边努力地种祝仙灵,一边生毛球。

  大毛球豪气地对闻姐姐说,这些毛球都是它为她生的,里面的山洞里还有一些没有破壳的蛋。

  闻翘:“……真是谢谢啊!不过我现在想知道宁哥哥在哪里。”

  大毛球带她穿过山谷。

  闻翘身上挂着一群小毛球,打量着这这一片山谷,这里有一个结界,将之与外界隔开,恶欲被驱除在外,无法侵蚀这片天地,应该是无渊之暗的主人所为。

  虽然结界之外仍是一片黑暗,山谷里却并不黑暗,有其他的光,每隔一段距离,就会看到一些会发光的植物栽种在那里,为这片空间提供光线。

  大毛球带着她穿过山谷。

  山谷之后有一个伫立于黑暗中的魔宫。

  魔宫的门原本是紧闭的,但在闻翘到来时,它悄无声息地打开,仿佛在欢迎主人的归来。

  闻翘定了定神,看向在宫门前止步的大毛球,伸手摸摸它的脑袋,将身上的小毛球交给它,迈步走进宫殿。

  宫殿里一片漆黑,弥漫着永寂的气息,闻翘丝毫不觉得害怕,坚定地走进去,每走一步,两边的宫柱上亮起一道星光。

  星光照亮她脚下的路。

  闻翘唇角含笑,终于走到宫殿深处。

  那里有一张魔王宝座,坐着一位黑衣白发的魔神,魔神单手支颐,双目阖合,仿佛在休憩,又仿佛陷入沉眠。

  闻翘踏上阶梯,来到坐在魔王宝座的男人面前。她将手搁放在他的双膝上,双眸凝视他的面容,清清脆脆的声音说:“夫君,我来接你了。”

  魔神睁开眼睛,一双充满魔魅的阗暗之瞳凝视她。

  闻翘抿了下唇,终究克制不住,扑进他怀里,紧紧地搂着他的腰,双眼微红。

  魔神面上露出微笑,笑容一如过去的温煦,又添了几分魔魅的邪气。

  他叹息一声,笑着说:“阿娖,我等你很久了!”

  从上古等到现在,终于等来他的守护者。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啦,接下来是后记。后记主要是交待一些前面的伏笔,以及男女主的生活,以后都会甜甜的了==

  最后,要感谢你们这一年来的跟随和支持,这文能写到这里不容易,也谢谢你们的谅解,没有因为很多负评而放弃=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