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第739章




  少女老实地说:“是九命混沌兽。”

  哥哥顿时怔住,他没想到竟然是天地间唯一的九命混沌兽告诉妹妹的。

  突然,他目光微厉,严厉地看向妹妹,“你又去神灵界?”

  少女嗯一声,没有隐瞒地说:“哥,我心里很不安,觉得好像有事情发生,所以我去了一趟神灵界的帝羲神域……恰巧遇到九命混沌兽,这些便是他告诉我的。哥,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

  哥哥没有说话。

  他的脸绷得极紧,素来清淡的眸子浮现几许阴霾之色,这是闻翘和曾经的自己都没有见过的兄长的模样,这让她们心里都有些不是滋味。

  明明神皇一族刚经历一次磨难,死了无数族人,剩下的族人是族长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为此他也付出极大的代价,身体几乎跨掉,仙尊的修为降至仙帝。

  这次的恶魂影现世对神皇一族的打击极大,没有数千万年无法缓过来,然而却没有时间让神皇一族恢复,甚至神皇一族将面临的情况会极为糟糕。

  闻翘看得有些心疼。

  “阿娖,你别多想……”他勉强地说,显然仍是不想将妹妹拖进外界的灾难漩涡之中。

  少女却笑了,笑得很平淡。

  她心平气和地说:“哥哥,作为星极树的守护者,我能感觉到三界之外的空间并不稳定……纵使你不说,我也知道外面的情况很不好。”

  神皇族的族长顿时沉默。

  他知道妹妹定是有所感,星极树作为天地之树,沟通各界,天地的变化它会第一个知道。

  但星极树没有让它的守护者知道,显然是在保护她。

  作为天地之树的星极树亦生出了私心,用它的方式在庇护它的守护者。

  “阿娖。”神皇族的族长叹息一声,“世间命轨发生变化,我也不知道这变化是为何而起,神灵界的天命并未降下警示。如今外面的空间并不稳定,很多隐藏起来的邪祟肆虐,三界都受到牵连,三界众生自顾不暇,现在正在找出源头。”

  “找到了吗?”

  神皇族的族长摇头,神色黯淡,“仙灵界的仙人正在向神灵界的天命请示,如今能找出缘由的,只有天命一族。”

  少女怔怔地看着他。

  纵使她心里不喜欢天命,却也知道顺应天意而生的天命一族是唯一能推演出世界命轨的存在,也唯有他们能推演出来天地的变化缘由。

  “上次天炼师家的人到来可是为这事?”

  “可能罢。”族长哥哥并不想多说,他郑重地对妹妹道,“阿娖,极东之地最接近神灵界,不管是天建神庭还是星极空间都必须要保住,这里就拜托你了。”

  星极树乃天地之树,只要有它在,就是这世间最后的净地,能稳定三界空间。

  星极树及其守护者的重要性没有比神皇一族更清楚,这亦是他不愿意让妹妹出去涉险的原因,不管是仙灵界还是众生万灵,皆赌不起。

  少女默默地点头,明白兄长的托负。

  神皇一族的族长又看了会儿妹妹,最后咬牙离开。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神皇一族的族长都没有出现。

  虽然少女一直没有离开星极空间,但她能看到星极树外的空间洪流的变化,稳定的空间时常会出现异常的空间风暴,还有空间分割,将空间搅乱。虽然外界的一切伤不到星极树,却让她明白其他空间正在发生变化,空间越来越不稳定。

  而这种不稳定的缘由,最初是从神灵界而起。

  “到底发生什么事?”少女抚着星极树轻声说,“你也不知道吗?”

  星极树的星光闪烁了下,依然维持沉默。

  闻翘沉默地陪着曾经的自己,偶尔望着星极树外的空间洪流,心中若有所动,知道真相应该很快就要揭晓。

  直到有一天,星极空间发生剧烈的震动,就连坐在星极树上的少女亦受到影响。

  这震动和当初魔神降世的震动不同,却又有异曲同工之妙,皆是天地警示。

  少女望着星极树外的空间洪流,双目清澈而明亮。

  半晌,那双明亮的眸子里的眸光渐渐地敛灭,归于平静。

  她终于明白三界将倾之意,亦明白作为星极树守护者需要承担的责任。

  这一刻,她平静得不可思议。

  只有星极树的星光没有预兆地闪烁起来,树叶间发出簌簌的声音,似是在焦急地唤着什么,可惜此时的少女只是平静地看着。

  ——

  魔界,无渊之暗。

  无尽的黑暗之中,被恶欲环绕的男人突然睁开眼睛,一双阗暗的魔瞳看向魔界之外的虚空之处。

  天地震动。

  似是受到魔神的心情影响,原本被镇压的恶欲突然翻滚起来,汹涌地往他身体涌去。

  “唔……”

  魔神闷哼一声,那一瞬间,恶欲差点侵蚀他体内的神性。

  他咬牙支撑着,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无渊之暗外的虚空。

  直到天地震动渐渐平息,他倏地起身,身影一掠,人已经消失在无渊之暗。

  魔神降世三万年后,他终于走出无渊之暗。

  黑暗的魔宫之中,一群魔族正在聆听天地警示。

  上次天地警示是因为魔神降世,这次的天地警示又是为何?

  然而此次的天地警示却是悄无声息,极少有人明白天地警示之意,三界众生皆是不得其解,默默地等着神灵界的那群神降下神谕。

  魔族们正为此莫名其妙时,突然一股极其可怕的气息出现在魔宫之外。

  所有魔族神色一凛,背脊泛上一股可怕的战栗,不由自主地臣服的那可怕的气息之下。

  在所有魔族的屏息静候之时,魔宫中那扇巨大的宫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仿佛在迎接它的主人到来,整个魔宫都为之颤动。

  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口。

  雪白的发丝是这黑暗中唯一的色泽,亦是唯一保留的神性。

  所有魔族在感觉到门口那人身上的强大威压时,惊惧中蕴含狂喜之色,既敬且畏,纷纷匍匐于地,心甘情愿地垂下他们高傲的头鼎,奉上臣服。

  “恭迎尊主归来!”

  声震云霄,响彻整个魔界。

  ——

  “神皇族长,能否请星极树守护者出来一见?”天炼师氏族长诚恳地请求。

  在天炼师氏族长身边,还有来自各个势力的仙人,他们纷纷用殷切又焦虑的目光看着神皇族的族长。

  神皇族长俊脸紧绷,虽然修为因先前的劫难降至仙帝,但面对这群仙尊时,他依然挺直了脊背,丝毫没有退缩之意。

  神皇族长身后站着几个神皇族的族人,他们对着这群不请自来的仙人怒目而视。

  终于,一位神皇族的族人忍不住痛斥道:“恶魂影肆虐之时,我们神皇一族已牺牲三分之二的族人,你们还想让我们神皇一族做什么?”

  闻听此言,在场的仙人脸上皆露出羞愧之色。

  恶魂影肆虐仙灵界,本不应该是神皇一族的责任,但当时唯有神皇剑能斩灭它们,只能牺牲神皇一族。

  剩下的神皇一族是神皇族长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族人,本不应该再牺牲他们,但是……

  天炼师氏族长沉沉地叹息一声,说道:“神皇族长,此次天地浩劫,三界众生皆躲不过,唯有星极树守护者能救世!本尊恳请您让我们见她一面。”

  “见她作甚?”神皇族长冷冷地道,“你们想让她为此次天地之劫献祭自己?”

  在场的仙人俱是不语,已是默认。

  这是阻止天地浩劫的最好的办法。

  神皇族长却笑了,笑容中没有一丝温度。

  他的一双眸子染上血丝,素来清朗的声音添了几分悲愤,“天地会有此劫是因何而起?那群天命又做了什么,为何每当天降劫难,只能牺牲他人?天命难道不是承天意而生,本应该护世吗?”

  天炼师氏族长沉默片刻,语气艰涩地道:“因为天命……已陨。”

  在场的仙人俱是震惊地看着他,虽然他们已经猜测到神灵界的天命可能出事,却未想传闻中能超脱生死的天命竟然会陨落。

  这一刻,他们终于意识到此次的天地浩劫有多严重。

  连神皇族长都忍不住吃惊起来,失神道:“怎么会?”

  师氏族长沉沉地叹息一声,声音满是沉重,“神皇族长,本尊没必要拿此事来骗你!此次天地浩劫降临,天命也曾妄图改变命轨,可惜却被命轨反噬……”

  若连天命都因此反噬而陨,这世间又有谁能救世?

  在场的仙人陷入一种沉默之中。

  天地降下浩劫,众生万灵无人能逃脱。

  “神皇族长,还是请星极树守护者出来罢。”有仙人忍不住劝道。

  “是啊,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三界崩溃,生灵湮灭,届时莫说我等,你们神皇一族亦无存。只有天地之树及其守护者才能救世,只是牺牲她一人,却可以拯救三界……”

  “闭嘴!”神皇族长就像一个护崽的母兽,双眼赤红,愤怒地说,“为何神灵界做下的错事要由他人来负责?若非那群神一直想要打开天外之界,如何会引得天地降下浩劫?此次浩劫,皆因众生贪婪而起,三界皆同,却要让我家阿娖来救世,逼她献祭……”

  “你们如何有这等脸面请求她祭身天地救世?”

  在场的仙人面红耳赤,但想到即将到来的天地浩劫,却没有退缩。

  他们已经没有后路。

  ——

  星极空间里,少女再次看见出现的兄长时,并不意外。

  她笑着说:“哥哥,天建神庭是不是又来客人了?”

  神皇族长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树上灵动美丽的少女,心如刀绞。

  闻翘看着树下的男子,渐渐地眼泪又流出来,她的心情再次影响曾经的自己,明明笑得很平静,眼泪却一颗一颗地掉下来。

  “奇怪,怎么又哭了?”少女莫名其妙地擦着眼泪。

  她将眼泪拭去,朝树下的兄长说:“哥哥,我终于明白九命混沌兽当时之意,我不怨任何人,星极树也不怨的。”

  似是应和她的话,星极树的星光闪烁,树影摇曳,美丽之极。

  神灵界的神一直想脱离世界的束缚,前往天外之界,他们想得到星极树的星极之力,一直在寻找星极树其及守护者,可惜寻了很久一直没能找到。

  直到他们不慎铸成大错,神灵界面临崩溃。

  一但神灵界出事,这群神都逃不了。

  他们无法再等下去,只好铤而走险,试图齐聚众神之力,打开一条通往天外之界的通道,寻求一条众神的生路。

  天外之界的通道不是这么好打开的,本就岌岌可危的神灵界差点因此毁灭。

  神灵界的情况影响到其他界,天地降下浩劫。

  天地浩劫,需要一个以身祭天的破劫之人。

  唯一的人选便是星极树的守护者,她与天地之树同命相连,息息相关,唯有以她祭天,天地得以归于平稳,三界亦能恢复如初。

  这也是星极树能稳定三界空间的原因。

  早在一万年前,神灵界的空间就开始不稳定。

  九命混沌兽知道那群神在做什么可怕之事,所以他当时好心地劝星极树守护者莫要再去神灵界探查,因为这是三界最后的希望。

  只是他也没想到,后果会如此严重,天地会降下浩劫。

  神皇族长哑声道:“可我怨!阿娖,众生的贪婪造下的业果与你何干?为何要让你来承受?那群神族造下的孽又与你何干?”

  少女沉默了下,笑着说:“可是我不希望哥哥和族人再次出事。”

  神皇族长顿时哑然。

  “哥哥,你走罢,以后不要过来了,请你守着天建神庭,只要天建神庭在,极东之地就不会出事。”

  “阿娖!”

  神皇族长惊慌地叫起来,然而他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看着星极空间在面前关闭,看着妹妹平静的面容渐渐消失。

  在他离开后的瞬间,星极空间绽放出柔和的星光。

  星光千条万缕,通天彻地,连接三界,三界众生抬头时皆能看到从天而降的璀璨星光。

  天地叹息一声。

  因星极树守护者以身祭天,终于抹去世人的罪业,原本濒临的空间再次恢复平静。

  众生万灵俱喜。

  然而这喜悦只是片刻,一个噩耗传来。

  魔神统领魔族打上神灵界。

  三界之战拉开序幕。

  闻翘就像一个旁观者,看着曾经的自己以身祭天,看着魔神与众神之战,弑神屠仙,几乎将神灵界打碎。

  魔族在魔神的统率下,攻打三界。

  三界之战轰轰烈烈,毁天灭地,牵连众生万灵,无一幸免。

  “帝羲,你堕神为魔,本应该镇压恶欲,为何反被其噬,甘愿堕为灭世者?”

  魔神手持星之镰,立于无尽虚空之中,闻言哈哈大笑。

  “可笑之极!本君为灭世者,不是尔等所愿?”

  “当初天命预言,魔神镇压恶欲,本是为救世!本君本无怨无悔,纵使担一世污名又如何?可你们偏偏不该逼她祭天,承担尔等造下的罪孽。”

  “三界何辜,她又何辜?”

  一声声,一句句,皆是震聋发聩。

  众神心中俱震,当对上他那双被恶欲污染的猩红双瞳时,所有神心中俱明:他被恶欲污染,已堕为一个恶欲的魔神!

  这是魔神的本质。

  魔神虽是救世者,亦是灭世者,皆由魔神自己选择。

  如今魔神被恶欲侵蚀,已失去神性,变成被恶欲掌控的邪恶魔神,只剩下灭世之欲,这亦是天命之预言。

  当初天命预言魔神降世时,亦留下一句箴言:魔神为恶欲之神,拥有灭世之劫,神性在便为救世,神性失便为灭世。

  此为魔神的灭世之劫。

  他们本以为以帝羲神君的强大,定能克制住恶欲的侵蚀,维持神性不变,却不想他最后竟然甘愿堕落为灭世者。

  魔神一双猩红的眸子看着这群神,再次挥下星之镰,周围的亿万星辰皆为他而陨。

  神灵界四分五裂,生灵涂炭。

  最后众神只能齐集天命留下的天命盘,终于将他的魔神之体镇压于无渊之暗,将他的神魂投入无尽轮回之中。

  “帝羲,你的罪孽纵使堕入无渊之暗亦不能赎!”

  “纵你转世千百次,亦不能如愿以偿!”

  “你该承受世间最痛之苦,每一世皆不得善终!”

  “你可认?”

  ……

  “本君不认!”魔神嘶声喊道,“众神的贪婪致使天地降下浩劫,本神不过顺应命轨堕世,何错之有?”

  众神看着他,叹息一声。

  “帝羲,你受恶欲侵蚀,丧失神性,只能将你投入轮回,希望轮回之力得以消去你身上的恶欲之念。”

  “这是对你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