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第738章




  闻翘发现,无渊之暗从此不再为曾经的自己开放。

  那人为了克制住恶欲的侵蚀,将自己独自一人囚禁在黑暗的牢笼里,画地为牢,杜绝任何生灵的靠近,希望以此来断开彼此的纠葛,让他们的命运重新恢复正轨,再无联系。

  然而命轨在星极树的守护者第一次闯入帝羲神域时,便已注定。

  可惜现在没有人发现。

  闻翘能感觉到,时间的流逝并没有带走曾经的自己心中的空茫,反而越发的迷茫难过,总是克制不住地想着那人身在恶欲之中,没有人陪伴,守着万年的孤独,会不会难过?

  作为神皇一族的族长的哥哥自然也发现妹妹的状态。

  他在心里叹息,魔神已经做出退步,断然不能让他这傻妹妹陷进去。

  就在哥哥想方设法地转移妹妹的注意力时,天建神庭来了不速之客。

  “哥哥,是谁来了?”

  坐在星极树上的少女看着兄长沉着脸走进星极空间,不由惊讶地问。

  兄长的脾气素来很好,这是神皇一族的特点,他们的本性极少具有攻击性,对很多生灵都怀抱有善意,若非神皇一族拥有强大的体魄和厉害的神通,只怕早就成为世人迫害的对象。

  这会儿难得见兄长沉下脸,少女不免对前来拜访天建神庭的客人产生好奇。

  哥哥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树上的少女,犹豫片刻,说道:“是南地天炼的师氏。”

  少女哦一声,声音添了几分不愉,“是不是神灵界的天命一族又有什么指示?”

  天命一族顺应天意而生,他们超脱生死,在众生万灵眼里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是天生的神。

  他们以神灵界的天命为嫡支,凡人界和仙灵界的天命师家皆只算作旁支,他们没有天命一族的神通,作为嫡支在仙灵界和凡人界的代表。

  天炼师家便是天命在神灵界的旁支。

  因天命一族的地位,纵使天炼师家只是旁支,依然十分受仙灵界的仙人的重视,所过之处,仙人们皆礼遇万分。

  听到妹妹话中的不高兴,哥哥哪里不明白。

  虽然帝羲神君是顺应天意堕神为魔,但在妹妹心里,若非天命推演出命轨,致使帝羲神君只能顺应天意,天命一族算是间接害他的凶手。

  这是一种迁怒。

  “他们是来找你的。”哥哥犹豫地说。

  “找我?”少女不解。

  哥哥沉沉地应一声,仰首凝视着树上的少女,心里涌起一种不安,“天炼师家的人说想见你,不过我挡下了。”

  星极空间不是谁都能进来的,连神皇一族的族人都不能轻易进来,何况只是天命一族的旁支。

  所以他的拒绝也是有理有据。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让妹妹接触天命,总觉得一但和天命扯上,就没有好下场,就像帝羲神君。

  少女淡淡地哦一声,并不觉得兄长如此有什么不对。

  她并不想见到与天命一族有关的人和事,纵使知道天炼的师家只是旁支,是代替天命传话的人,依然有些迁怒,甚至连他们的来意都不想知道。

  ——

  天炼师家的人最后无奈地离开天建神庭。

  此次来天建神庭的是师家的族长和长老,他们奉命前来天建神庭拜访星极树的守护者,哪知道神皇一族如此不给面子。

  两人对视一眼,想起神灵界降下的神谕,只能叹息一声。

  他们倒也没对神皇一族的作法生气,天炼师家虽然特殊,但神皇一族在仙灵界的地位亦是无人能替,自有自己的骄傲,师家冒然要拜访星极树的守护者,对方不肯应是正常的。

  虽然仙灵界的很多仙人仍在寻找星极树及其守护者,甚至没有人见过这两者,但很多人都相信,星极树及其守护者在天建神庭。如今连天炼的师家都得到天命的指引,更让世人确定了星极树所在。

  天建神庭突然热闹起来。

  这种热闹是来自各个势力的仙人的打探,这让神皇一族的族长很愤怒。

  每次闻翘看到族长哥哥生气地驱赶那些打探者时,不由抿起嘴唇,明白应该是出事了,至于出什么事,唯有天命清楚。

  天命推演命轨,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这世间之事。

  少女也很清楚这点。

  虽然只要星极树不愿意,无人能伤害它,但她心里仍是隐隐有几分不安,决定去神灵界看看。

  少女再次来到神灵界,出现的地方依然是帝羲神域。

  看到荒芜破败的帝羲神域时,她几乎不忍直视,生怕自己会忍不住难过。

  如今数万年过去,帝羲神域已经变成了一处被抛弃的破败神域,一如它的主人被抛弃在无渊之暗。

  正当少女对着荒芜的帝羲神域黯然神伤时,发现帝羲神域有闯入者。失去主人的帝羲神域再也拦不住其他生灵,任何生灵皆可以随便进入。

  一个蓝衣羽冠、气质琉璃,腰缠着九条尾巴的男子出现在帝羲神域,来到星极树下。

  闻翘看到这人时,不由愣了下,瞬间明白他的身份。

  男子望着星极树上的少女,笃定地说:“你是星极树的守护者。”

  “你是谁?”少女谨惕地问。

  男子的声音如琉璃般清透淡然,“我是九命混沌兽,本名九命森罗。”

  少女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原来你是天地间唯一的九命混沌兽,你缘何在此?”想到什么,她的神色露出几分恼怒,“此地是帝羲神域,你不应该来。”

  九命惊讶地看她,平静地道:“本君和帝羲神君有些交情,此次路过,便过来看看。”说着,他脸上难得露出几分伤感之色。

  少女的脸色终于恢复些许,想到将自己关在无渊之暗的男人,心里又有几分压抑。

  “星极树的守护者,你又为何来此?”九命问道,一双极淡的瞳孔使他看起来清寡无欲,通身的琉璃之泽,根本不像虚空之中那些残暴的混沌兽。

  据闻混沌虚空里无数的混沌兽中,唯有一只混沌兽得以成神,这是天地法则所限。成神的混沌兽拥有琉璃之泽,能克制本能的暴虐杀戮,只是因其是混沌兽之身,并不受神灵界的生灵的待见。

  唯一让那群神认可的是九命混沌兽统御混沌兽的力量,可以减少一些虚空混沌兽对大陆造成的麻烦。

  “我也是来看看。”少女淡淡地说,并不欲解释。

  九命凝望她一眼,没有开口说什么。

  两人纷纷看着前方荒凉破败的帝羲神域,一种沉默在空气中流转,沉甸甸地压在心口。

  半晌,九命道:“星极树的守护者,你不应该来神灵界。”

  “为何?”少女清脆的声音添了几分说不出的冷,“是不是神灵界出事了?”

  “这倒没有,不过迟早会出事。”九命如实地道,“不仅是神灵界,而是整个世界,三界众生……”

  少女心中发紧,“到底是什么?”

  九命却没有细说,只是看着她道:“你不应该来神灵界,那群天命正在找你。”

  “为何找我?”

  “你赶紧走罢,以后不要再来神灵界。”九命犹豫片刻,“世界的命轨正在发生变化,三界众生皆无法逃离,不仅是恶欲蔓延,恶念横生,还有三界倾颓……”

  九命的话还未完,就感觉到一群人闯进帝羲神域。

  他飞快地看了树上的少女一眼,快速地转身离开,显然是去拦着那群人,让她能有时间离开此地。

  星极树在神灵界消失。

  少女坐在星极树上,望着星极树外的空间洪流,忍不住抚着身边粗大的树干,轻声道:“星极树,我觉得很不好。”

  星极树的树叶簇动着,星光晃动间,发出一阵唰啦啦的声音,仿佛在安抚她。

  少女很快就见到仙灵界发生的事。

  不知何时,仙灵界出现一种无物不噬的黑影。

  这种黑影从地缝中爬出来,所过之处,万物不生,万灵覆灭,带来的伤亡极大,瞬间便引起仙灵界所有仙人的重视。

  为此,那些仙人甚至顾不得再来天建神庭打探星极树的消息,开始专心对付这些无物不噬的黑影,同时也赶紧向神灵界传递仙灵界所发生的事情,希望得到神灵界的帮助。

  天地三分,由凡灵界、仙灵界、神灵界组成,有严苛的等级划分。其中又以仙灵界为世界最重要的支柱,支撑着三界,不仅是凡仙神三界,同时也是人魔鬼三界。

  仙灵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仙灵界出现的劫难引起神灵界的注意,神灵界的天命很快便推演出它们的来源,此为众生万灵死后的不甘凝聚而成的恶魂影。

  它们一直潜伏在黑暗的地界,直到越积越盛,终于现世,本能地吞噬万物。

  美丽的仙灵界因为这些恶魂影的肆虐,变得萧条又苍凉,仙人死伤无数,死后尸骨无存,神魂俱灭。

  仙灵界所有的仙人都出动,剿灭这等由天地诞生的邪恶之物,连神皇一族亦不能置身事外。可惜他们想尽办法,皆不知如何消灭。

  直到一次偶然,发现由神皇一族的血晶炼制的神皇剑可以将其毁灭时,神皇一族也迎来了他们几乎灭顶般的命运。

  所有仙人和神都在逼迫神皇一族以自身血液凝聚而成的血晶炼制神皇剑。

  神皇一族为此惨死了不少族人,终于炼制出万柄神皇剑,由仙人们带去斩灭恶魂影。

  ——

  “哥哥……”

  少女看着疲惫消瘦的兄长,眼眶通红,差点落泪。

  神皇一族的族长坐在星极树下,靠着星极树粗壮的树根,看到蹲在身边的少女,虚弱地笑着说:“我没事,神皇一族总算保住了。”

  这场卷席整个仙灵界的浩劫,因神皇剑可以斩灭恶魂影,只能牺牲他们。

  纵使不公平,纵使愤怒无比,纵使面对世人的逼迫……但神皇一族却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仙灵界覆灭。

  哥哥歇息会儿,站起身对妹妹说:“阿娖,恶魂影只是一个开始,可能接下来还会有其他的浩劫,哥哥以后会很忙,可能不能常来看你,你自己定要小心。”

  少女咬牙,“哥哥,我帮你!”

  “不行!”哥哥断然拒绝,“你是星极树的守护者,守护星极树是你的职责,其他的你不用管。”

  少女咬唇,知道兄长说得对,只能红着眼睛问:“哥哥,为什么会这样?”

  哥哥迟疑了下,笑着说:“没事,总会过去的。”

  然而少女却不像过去那般好哄,敏锐地察觉到兄长想要隐瞒的事,“哥,你告诉我,为何三界将倾?”

  哥哥瞳孔俱震,失声道:“谁告诉你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