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第737章




  闻翘再次见到喋殇魔尊。

  魔族素来以奸猾狡诈形象示人,因魔族的杀戮之心过重,天地不允许魔族成神,亦不允许魔族脱离魔界的束缚。

  是以魔界中的神只有魔神,亦是魔界最强者。

  魔神的降世于魔族而言是一场狂欢和希望。

  被天地抛弃的魔界,被众生视为恶欲而生的魔族,亦向往着那一片色彩斑斓、繁华热闹的人间之界,那里有魔族最向往的美好和富饶。

  可惜魔族再多的筹谋,皆被镇压在上面的神灵界的神斩断。

  神不允许魔界众生脱离魔界的束缚,不允许魔界的贪婪和恶欲蔓延人界,更不允许被天地抛弃的魔界脱离掌控。

  直到魔神降世,魔界终于迎来它唯一的神。

  纵使是恶欲之神,亦让魔族欣喜若狂,魔族迎来他们的神,他们坚定不移地认为,魔族将会成为三界之主。

  所有魔族都知道魔神降临在无渊之暗。

  魔族们尊魔神为魔界之主,他是魔界诞生伊始后唯一被承认的魔王,亦是他们的主人,将会带领他们成为三界之主的领导者。

  所有魔族都在期盼着魔神从无渊之暗走出来。

  魔界的一群魔尊们守候在无渊之暗外,凝望着黑暗的无渊之暗,等候他们的尊主出现。

  可惜,他们等了一年又一年,万年过去,无渊之暗中的魔神并未露面。

  所有的魔族失望不已。

  不过他们心中的野心和欲望并未因此熄灭,反而燃烧得更旺盛,他们相信魔神迟早有一天会带领他们打到人界,统领三界。

  等不到魔神归来,魔尊们只能失望离去。

  最后剩下喋殇魔尊。

  喋殇魔尊凝望着前方的黑暗,不免想起万年前,星极树的守护者没有犹豫地冲进无渊之暗的那一幕。

  正想着,黑暗的无渊之暗中,一个絮白的身影出现。

  是星极树的守护者。

  当看到那些黑暗的恶欲在她身边徘徊,并未将她的灵体侵蚀时,喋殇魔尊心中浮现一种了然。

  “魔尊,许久不见。”少女朝无渊之暗外的魔尊行了一礼,“上次多谢魔尊相救。”

  喋殇魔尊红唇微挑,笑得风情万种,属于魔族的魔魅气息扑面而来。

  “本尊说过,不必言谢。”她望着看不到尽头的无渊之暗,意有所指地道,“看来姑娘心愿已偿,恭喜。”

  少女清清脆脆的声音回了一句谢谢。

  喋殇魔尊打量置身于恶欲之中的少女,与万年前相比,她并没有什么变化,身上的伤亦已好全,一袭絮白的仙衣,使她看起来纯净无瑕又美好。

  这是魔界最向往的美好,这少女拥有天地所赋予的一切美好,亦是魔界众生所向往的。

  或许唯有这样的纯净,才会让堕落污秽之中的魔神愿意庇护这份纯粹的无瑕。

  她的目光再次落到无渊之暗中,虽然只是过了万年,却能感觉到无渊之暗的情况。

  原本即将挣脱束缚的恶欲重新平息下来,岌岌可危的魔界得以自救。

  这一切皆因为魔神之故,降临的魔界吞噬恶欲、镇压恶欲,使濒临的魔界重归于平静。

  若无魔神,魔界只怕将会被无渊之暗溢满的恶欲侵蚀,魔界众生成为恶欲侵蚀的怪物,届时魔界将沦陷为一片死地。

  魔神降世即为救世!

  此为天命预言。

  天命拥有与天地沟涌的神通,顺应天意而生的一族,他们在众生眼里,高高在上,掌控众生命轨,脱离生死束缚,是让众生既敬又畏的一族。

  天命的预言从来没有出错。

  闻翘打量喋殇魔尊,这位魔尊给她的感觉有些不同。

  当初第一个发现无渊之暗的恶欲将要挣脱束缚之人便是喋殇魔尊,亦是她将这消息告诉其他魔尊。比起那些魔尊,这位女魔无疑是非常优秀的,若是没有魔神降临,这位魔尊可能真的会统一魔界,成为魔界当之无愧的魔王。

  可惜魔族受天命所限,无法成神。

  “尊主还好罢?”喋殇魔尊突然问。

  少女愣了下,尔后才明白她口中的“尊主”是指魔神。

  “他很好。”少女说。

  喋殇魔尊看着她,并不清楚这句“他很好”蕴含着什么,但这少女实在太干净,并不像是说谎的模样。她心里有些犹疑,神灵界的神变成吞噬恶欲而生的魔神,真的会很好吗?

  其实她想问的是,魔神是否仍遵从本心,能否控制住恶欲,让自己依然维持神性的圣洁?

  然而面对星极树的守护者时,她突然问不出来。

  不管是魔神还是星极树的守护者,他们都与这天地规则息息相关,一位是镇压恶欲而生,一位是平衡三界而生,各有各的使命。

  不是其他生灵能置喙的。

  “那就好。”喋殇魔尊笑了笑,望着站在恶欲之中絮白仙衣飘飘的少女,柔声说,“星极树的守护者,愿尔等安好。”

  说罢,她撕开空间离开。

  闻翘望着喋殇魔尊离开的方向,隐约明白她这句话中蕴含的某种气息。

  曾经的自己亦感觉到了,一种不安再次袭上心头。

  这一次,她没有先去无渊之暗深处找魔神,而是回到星极树里,坐在树上发呆。

  每当她有不开心的事都会回到星极树,星极树就像是她的半身,她的庇护者,会让她渐渐地平静下来,忘却世间所有的忧虑。

  直到收拾好心情,她方才去无渊之暗的深处。

  正在吞噬恶欲的魔神睁开眼睛,一双魔魅的阗暗之眸凝望着她。

  无渊之暗外发生的一切,他了若指掌,却并未理会。当时喋殇魔尊对她说的话,他也听到了,此时看到她脸上没有变化的欢快笑靥,既然她不想说,他便没有多言。

  “神君,汲仙草好像很适合无渊之暗。”

  少女惊奇地上上下下打量那两盆汲仙草,发现它们的叶脉虽然看着有些焉,却顽强地活下来,不像其他仙植那般枯萎。

  魔神淡淡地嗯一声,一双眸子定定地看着她脸上瞬间展露的明亮笑容。

  直到穿梭空间的少女离去,魔神招手,两盆汲仙草悬在他面前。

  自少女离开后,汲仙草的叶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枯黄之色,那枯黄之色甚至开始向周围蔓延。

  修长的手指伸出,一点金灿的神光洒落,枯黄的叶脉重新恢复生机。

  神力是他用来镇压恶欲的力量,只要神力与恶欲之力持平,他便不惧恶欲侵蚀,仍能保持理智和清醒。

  两盆汲仙草是无渊之暗中唯一活下来的仙株,亦是这无渊之暗中唯一的色泽。

  每当看到这两盆汲仙草时,他便不由自主地期待着少女的到来,纵使她什么都不做,只是听她对着两盆汲仙草絮叨,仍能让他一直陷入恶欲侵蚀的心难得恢复平静。

  他是如此期盼着她的到来。

  直到他发现这种期盼混杂着某种乍然而生的爱欲,渐渐地被恶欲钻了空子,侵蚀他的神性时,他猛地清醒过来。

  不能再如此下去!

  “神君,汲仙草长得真好呢,我以后再带一些过来罢。”

  少女观察完两盆汲仙草的生长,发现它们竟然真的能在无渊之暗中生存下来时,欣喜不已,不由想再送一些过来。

  “不用送了。”魔神背对着她,脸上是克制的爱欲之色,“你日后别再来了。”

  “神君……”

  “你走罢!”

  翻滚的恶欲将她推了出去,并设下重重屏障。

  少女一脸茫然地跌坐在地上,周围的恶欲被主人控制着,只是驱赶她,并未伤害她。

  她沮丧地回到星极树,默默地坐在树上,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魔神为何突然拒绝她进入无渊之暗。

  闻翘却看得极为清楚。

  他的神性因她诞生情愫,因恶欲的侵蚀,对她产生了爱欲。

  她的心情很复杂,原来最初的情愫是由恶欲而生。

  接下来的日子,少女又来了无渊之暗好几次,却没有一次能见到魔神。

  魔神在无渊之暗深处设下重重屏障,将自己囚禁于黑暗的囚笼里,以为如此便能不再产生爱欲,不会再妄想将她留下陪伴。

  他们本就不应该纠缠在一起。

  少女十分失落,一颗心空荡荡的,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哥哥很快就察觉到妹妹的状态,问明白原因后,一颗心倏地沉下来。

  他最不愿见的一幕仍是发生了。

  看着陷入情劫中不自觉的妹妹,他决定什么都不说,就让时间将一切冲淡。

  他能明白魔神的做法,魔神此举明显对两人都好,他不必受恶欲而生的爱欲蛊惑,她也不必因情劫而陷入苦难,仍能维持着最初的本心。

  为了转移妹妹的注意力,哥哥甚至做了一件极大胆的事。

  “阿娖,那只凤凰是凤凰族的少主凤爝,你若是无聊,可以和它玩。”哥哥指着不远处的一只彩翎上仿佛淌着火焰的流光溢彩的凤凰,“它还有一百年即将化形,听说它是凤凰族中血脉最纯粹高贵的火凤凰一族,化形后定会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少女望着溪边自恋地照着水镜的凤凰,问道:“有神君好看吗?”

  哥哥:“……”

  哥哥一言难尽地看着她,“我没见过魔神,不知他的相貌如何?”

  听到他这么一说,少女顿时振奋起来,凝出一面水镜,水镜中出现一袭帝王宝衣的俊美男子,拥有神性的圣洁,又有帝王的威仪,霁月风光,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哥哥暗忖,据说神灵界的五帝神君拥有天生帝王血脉,容貌出众,纵是受天道喜爱的凤凰、天狐一族,亦少有能及。

  传闻果然不差。

  不过他仍是为凤凰族挽尊道:“凤爝是血脉纯粹的火灵凤凰,化形后的模样定然不差的。”

  少女哦一声,明显不太感兴趣。

  百年后,凤爝终于化形,奉命来到神皇一族取神皇果。

  哥哥带妹妹躲在一旁偷看凤爝,激动地说:“阿娖且看,凤少主化形了,他的人形是不是很好看?”

  少女随意地看了一眼,仍是提不起什么兴趣,“比不上神君。”

  哥哥无言以对。

  化形后的凤少主可是仙灵界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只不过他刚成年,面容还有些稚嫩,给人一种乳臭未干的印象,和拥有圣洁神性、帝王之威的帝羲神君一比,确实就像个小孩子。

  就算哥哥昧着良心,也无法贬低帝羲神君。

  发现美男子也无法转移妹妹的注意力,哥哥又打起那些神兽幼崽的主意,可爱的幼崽应该能让妹妹忘记魔神罢?

  一群幼崽被带到神皇一族的族长居住之地。

  它们在这里看到一位陌生的女仙,容貌之姝丽,连凤凰族的那群凤凰极少能及,这让小神兽们十分惊讶。

  “这是阿娖姐姐,你们陪阿娖姐姐一起玩,可以吗?”哥哥对小神兽们说。

  小神兽们对这位神皇一族的族长还是很喜欢的,纷纷应一声,而且只要陪这位姐姐玩,神皇一族的族长会赠送他的叶子给它们筑窝,将一群小神兽乐坏了。

  少女听说哥哥出的条件后,沉默了下,担心地说:“哥哥,算了,这么多小神兽,你的叶子都要薅光,我不想你变丑……”

  哥哥:“……”

  哥哥气得扭头就走,他牺牲这么大到底是为了谁?

  神皇一族的族长之地出现一位美丽的少女之事传了出去。

  渐渐地,整个神皇一族,以及来到神皇一族作客的神兽们都知道,神皇一族的族长金屋藏娇,地盘里藏了位绝世美人。

  那绝世美人之貌,比素有美貌之名的凤凰族更甚。

  这让作为凤凰族第一美男的凤爝凤少主非常不愉,特地跑过来查看,等他离开时,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脸是红的,像是憋红,又像是羞愧的红。

  看来连凤凰族第一美男也输了。

  “难道是未来的族长夫人?”年幼的神皇一族的幼崽惊喜地说。

  族长单身太久,最近都憋出火气,审美都扭曲到四处找美男子,他们神皇一族也该有位族长夫人。

  这话传到哥哥耳里时,差点将自己呛住。

  他很想说,那是他妹妹!

  神皇一族的族长没有妹妹,这是外界都知道的事,甚至连神皇一族的很多族人都不知道族长有妹妹这事。

  可惜他不能说,甚至要继续隐瞒下去。

  若非为了帮助妹妹渡过情劫,他如何会将妹妹带离星极空间?只希望再过些时日,妹妹忘记魔神,恢复她的初心。

  哥哥没想到的是,最后他虽然成功了,妹妹却是以那样惨烈的方式忘记帝羲神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