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第735章




  少女脸上露出空茫之色,仿佛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半晌,她沙哑地问:“为什么?”

  哥哥看着她难得露出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样,不由大为心疼,他知道在妹妹心中,帝羲神君是不一样的。妹妹眼里的帝羲神君,是一位温柔和善的神,纵使手握神灵界五域之一的主人,却能恪守本心,对世界、对星极树的守护者温柔以待。

  帝羲血脉泽被四方,本质上是一位对万物抱以温柔的神。

  哥哥心里叹息一声,说道:“他是神灵界五帝之一,五帝最强者,神灵界容不得他。”

  “为何容不下他?”少女仍是不解,“既然他是神灵界最强者,谁又能逼迫于他?”

  魔神乃恶欲之神,承载世间恶欲而生,没有神愿意成为这等污秽不堪的存在。她虽然没有直面众生之恶欲,却在魔界时,听说过那些魔尊讨论,恶欲一但反噬,就算是神亦不敢直接扛。

  堂堂神君,堕为魔神,谁愿意如此?

  “阿娖,这是天命。”哥哥轻声道,“天命不可违,无人能反抗,纵使是五帝神君亦是如此。”

  少女的表情快要哭了,她哑声道:“天命是什么?天命又凭什么让堂堂神君放弃他的神性,堕为魔神?帝羲神君何其无辜。”

  “阿娖……”

  哥哥还想说,却见妹妹转身纵跃向星极树的某一根枝桠,消失在其中。

  “阿娖!”哥哥大叫出声,心急如焚。

  心知妹妹此举定是要去魔界寻找堕神成魔的帝羲神君,此时的魔界哪里是那么容易进入的?他下意识地想将傻妹妹带回来,哪知道刚碰触到星极树,一道空间之力将他弹回来,让他无法接近星极树。

  星极树是天地之树,唯有星极树选出的守护者才能碰触它,就算是神皇一族亦不能。

  哥哥站在树下,看着星极树上重重叠叠的枝桠,仿佛没有尽头,只能轻轻地叹息一声。

  魔神降世,这天确实要变了,只希望命轨的走向不要太坏。

  ——

  闻翘看着少女在星极树间快速地跳跃,星极枝的枝桠纵横交错,跃入枝桠尽头的空间洪流。

  暗红色的天幕下,龟裂的焦土朝远方蔓延而去,空气中的魔气极为微弱,渗着某种枯涩的气息。

  几只丑陋的魔兽在周围觅食,突然警觉地转头,便见前方的荒土之上的一株高达千仞的巨树。魔兽们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在这片焦土之中,这株突然出现的巨树在它们眼里就像美味的食物,纷纷朝这边奔来。

  眼看几只魔兽就要窜向巨树时,巨树倏然消失。

  魔兽们扑了个空,茫然地在周围打转,已经找不到那株巨树的踪影,以它们有限的灵智,无法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很快就放弃。

  距离这片荒土的万万里之外的魔林里,巨树再次出现。

  它出现得悄无声息,混在繁茂危险的魔林之间,唯有巨树上那点缀着星光的色泽与魔林格格不入。

  星光敛去,巨树渐渐地与周围的魔植融为一体。

  少女坐在星极树间,眺望着这片魔林。

  魔林很危险,不仅有攻击性十足的魔植,同时也栖息着很多魔虫、魔兽,是魔界中出名的险地。

  闻翘看到少女安静地坐在那儿,似是在思索什么。

  因为冲动跑来魔界,却发现自己其实并不知道如今的帝羲神君身在何处,魔界实在太大了,想要找一个人并不容易,更何况那人是刚堕神成魔的魔神。

  接下来的日子,闻翘看到曾经的自己为了找到帝羲神君,在魔界磕磕碰碰,甚至不惜踏入魔族的城池,与那群狡猾的魔族交涉。

  以往虽然也曾借星极树到其他界,但那时候都是避开其他生灵,更像是一种孤身一人的三界旅行,只为开阔视野,并不需要与其他生灵交流。

  唯一接触过的,只有帝羲神君。

  涉世未深的仙人进入魔城,结果可想而知。

  闻翘一直安静地看着,当看到曾经的自己被欺骗,被伤害,被世间的恶意对待,最后伤痕累累地逃回星极树疗伤,她的神色复杂,心痛难抑,恨不得以身代之,帮她打退那群欺负她的人。

  但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曾经被保护得极好的自己在魔界中到处碰壁,甚至被魔族捉住,当成娈仙送予一位魔尊。

  离开星极树的少女,实在太弱了。

  闻翘看到曾经的自己缩在由蚀魔棘炼制而成的荆棘魔笼里,身上的仙衣血渍斑斑,裸露在外的肌肤横布一条又一条沁着黑血的伤痕,惨不忍睹。

  一个高大的魔尊出现在荆棘魔笼外,一双布满贪欲的猩红眼睛打量笼里的少女。

  “血骨魔尊,这是蚀骨城那边最近捕捉到的人族女仙,为了捉住她,蚀骨城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呢。”旁边的魔族殷切地说,“不知您可是满意?”

  血骨魔尊挑剔的眼神掠过少女的面容,用赞叹的语气说:“人族的女仙确实比我们魔族的魔女长得好看,这等姿容,三界亦是罕见……你说,将她献给魔神,如何?”

  缩在魔笼里的少女原本死寂的眼睛微亮,看向血骨魔尊。

  旁边的魔族明显被吓到,“魔尊,这恐怕不太妥当……”

  他的头皮发麻,不明白血骨魔尊为何会生出这等恐怖的念头,因魔神降世,现在魔界一片狂欢,原本就没有秩序的魔界更加混乱,在没有摸清楚魔神的态度之前,没有一个魔族敢冒然行动。

  “有何不妥?”血骨魔尊傲慢地笑了下,“如今三界众生,何人不知魔神降临魔界?魔神即将成为魔界之主,定会率领我等魔族一统三界,我们魔族将会成为三界之主。”

  说到最后,血骨魔尊一脸狂热。

  “魔神降临乃天命,天命为混乱的魔界送来魔神,注定要让我们魔族一统三界,这是魔族的机会。为了魔神,我等愿意贡献一切,不过是区区一个貌美的人族女仙,又算得什么?”

  “天命?”旁边的一位身材窈窕的魔女嗤笑一声,“神灵界的天命一族都是蠢货。”

  这话引来在场所有魔族的注视。

  当下便有魔尊反驳道:“喋殇魔尊,你此言有误,天命乃顺应天意而生的一族,没有天命无法推演的命轨,魔神降世,亦是天命的预言,天命不会算错的。”

  喋殇魔尊呵地笑了下,修长的手指轻点自己的红唇,说道:“神灵界的那群天命若是不蠢,缘何会让五帝之一的帝羲神君堕神成魔?据说帝羲神君是五帝中最强者,这样的敌人,天命一族也不怕反噬。”

  这话得到不少魔族的赞同。

  魔族生性贪婪狡诈,却也不是蠢的,魔神降世,对魔界众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明知道魔界现在的情况,天命却送来一位魔神,让魔神噬恶欲而生,岂不知这对原本就岌岌可危的魔界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喋殇魔尊轻蔑地冷哼一声,指着魔笼里的少女道:“你们这群蠢货,她身上的伤是哪个弄的?”

  魔尊发话,在场的魔族互视一眼,接着便见一个男魔低眉顺眼地走过来,点头哈腰道:“魔君,此女极擅逃跑,为了折断她的后路,我们只好下手重一些,虽然她身上的伤势重,并未折损她的美貌分毫,只待再养一养……”

  话还未说完,便被喋殇魔尊一掌击飞,身体在半空中爆炸开来,化成一滩血肉。

  在场的魔族俱被喋殇魔尊此举震住。

  喋殇魔尊徒手撕开魔笼,朝笼中的少女道:“星极树的守护者,出来罢。”

  少女沉默地看着她,没有语言。

  喋殇魔尊微微笑了下,亲自走进去,将她从里面抱出来,朝在场的那群魔尊道:“本尊将她带走了。”

  “等等。”血骨魔尊反应过来,神色不善地问,“你如何知道她是星极树的守护者?”

  星极树的守护者代表什么,在场的魔族都清楚,同时也清楚神灵界的那群神对星极树的态度,若是那群神知道遍寻不着的星极树的守护者出现在魔界……

  “你是蠢的吗?”喋殇魔尊呵呵一笑,“此等姝丽之姿,神皇之血,除了星极树的守护者,世间谁能继承?”

  普通的仙人或许不清楚,他们这些魔尊却是知道星极树乃神皇一族的圣树,由神皇一族守护。可惜星极空间实在隐蔽,连神皇一族的族人都无法轻易涉足,三界众生纵使探查无数遍,亦无法找出星极树。

  想见星极树,除非星极树的守护者自愿带它现世。

  星极树的守护者绝对不能在魔界出事,否则神灵界那群神定会对魔界出手,人界定会举倾众生之力打过来。

  在他们未弄清楚魔神的态度之前,魔界并不想和人界对上。

  所有魔族俱是明白这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喋殇魔尊将人带走,不敢阻拦。

  喋殇魔尊将少女带到一处黑暗的魔宫,为她治疗身上的伤。

  闻翘虽然无法掌控身体,但也能看出自己这次伤得有多重。

  作为星极树的守护者,一直被星极树所庇护,从来没有受过这般重的伤,每次见到曾经的自己的身体控制不住颤抖,闻翘心里便生出一种难言的滋味。

  然而她心里又十分明白,纵使受再重的伤,经历再多的苦难,她都想去找那位被神灵界抛弃的神君。

  喋殇魔尊小心地为她处理身上的伤,发现这伤是专门针对仙人的,没个万年时间无法完全消退,不由叹了口气,问道:“星极树的守护者,你是为魔神而来?”

  原本安静的少女猛地抬头看她,清清脆脆的声音添了几分沙哑,“他在何处?”

  喋殇魔尊心里滑过了然,果然是为魔神而来。回想魔神降世后的三界反应,连星极树的守护者都出动,对此她丝毫不觉得意外。

  魔界混乱太久,突然降临的魔神不仅没有让魔族防备,反而像迎接尊主一般欢呼雀跃。

  魔神降世,即将改变三界众生的命轨。

  “魔神在无渊之暗。”喋殇魔尊说着,用一种探究的眼神打量她,仿佛在估量她的目的。

  她从来不敢小瞧神灵界的那群天命,不认为魔神降世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这位恶欲之神掌控魔界,镇压恶欲,定然有其他的命轨痕迹。

  “请你带我去找他!”

  闻翘看到自己一脸认真地对喋殇魔尊说。

  喋殇魔尊只是思索片刻,便点头应下,直接撕开空间,带着她跨进空间。

  走出空间时,前方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阗暗无度。

  魔界的天空是暗红色的,很少有像这种无尽的黑色。

  喋殇魔尊道:“这里是无渊之暗,众生的恶欲被弃于此,魔神降临之后,便在此地。”

  闻翘望着前方的黑暗,心里滑过很多东西,最后渐渐地归于平静。

  少女朝喋殇魔尊认真地致谢:“多谢!”

  喋殇魔尊忍不住笑出声,白晳的柔荑半掩着丰润饱满的红唇,笑得妩媚风情,一双魔魅的眸子打量她,说道:“不必言谢,本尊只是想知道,那群天命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被众生所抛弃的魔界的命轨……将会如何发展。”

  闻翘认认真真地看着这位魔尊,心里掠过许多想法。

  眼看少女即将要进入无渊之暗,喋殇魔尊提醒:“无渊之暗无人能入,一但进入,将会被恶欲所侵蚀,变成恶欲控制的怪物,你可要想清楚了。”

  少女说:“我想清楚了。”

  她毫不犹豫地奔进无渊之暗,带血的絮白仙衣飞起,如黑暗中唯一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