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第732章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龙族长怒骂一声,提起龙鳞剑,一剑将从地底爬出来的怪物斩成两截。

  这些怪物的模样类似骷髅,但在骷髅的骨架上又黏附着黑色的物质,既像可以随意拉伸的影子,又像某种黏稠的液体,它们幻化为无数的黑色触角,稍不小心就会被它们黏到身上,连皮糙肉厚的龙族都要被它腐蚀掉一层龙鳞。

  骷髅怪物的形态也十分多样化,有人形的,有兽形的,甚至有四不像的形态,让龙族长一时间判断不出这些骷髅怪物生前到底是什么东西。

  最重要的是,这些怪物的实力都很强大,而且杀不死。

  每当龙鳞剑将它们的骷髅斩而两断后,那黑色的触须会将断掉的骷髅黏合在一起,很快骷髅上的创伤重新恢复,骷髅怪物照样生龙活虎,凶猛异常地扑杀过来。

  龙族长见状,改由斩断黏附的骷髅身上的黑色触须,但断掉的黑色触须并不会消失,如影子一般在地上蠕动着,直到重新回到骷髅身上。

  龙族长再次挥剑斩断一具骷髅怪物后,朝不远处的宁遇洲道:“宁府主,你到是说句话啊。”

  宁遇洲没吭声,只是望着远处的黑色天幕。

  天是黑的,地是黑的,天与地广茂无边,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出口。

  无数的骷髅怪物从地底中爬出来,它们刚爬出来时,宛若懵懂初生,在地面上摇摇晃晃地行走,行动有些迟钝。直到感觉到入侵者,突然变成一种格外凶猛的怪物,如潮水般往这边涌来。

  龙族长杀得双目充血,铮的一声,龙鳞剑出现一道豁口。

  他忍不住怒吼起来:“宁府主,为何这些怪物都不攻击你?”

  是的,所有的怪物朝他们涌过来时,不管是刚从地底爬出来的,还是从远方疾奔而来的,它们攻击的对象只有龙族长,特地绕开宁遇洲。

  这让龙族长非常愤怒,觉得这些骷髅怪物是不是觉得他好欺负。

  宁遇洲的目光从遥远的天幕收回来。

  他看向那群骷髅,淡淡地说:“这些骷髅……是当年仙魔战场留下的骸骨。”

  魔族的战场上不仅有魔族,还有魔兽,以及魔界的一些古怪的魔物,只要具有攻击性的,都被拉到战场,成为战斗工具。

  闻言,龙族长顿了下,差点被蔓延过来的黑触缠住双腿。

  他及时避开,再次一剑将蔓延的黑触斩断,怀疑地问:“你怎么知道?”

  宁遇洲不答,突然朝前走去。

  所过之处,骷髅怪物们纷纷散开,伏下身躯,宛若万臣朝拜,那是一种既敬又畏的姿态,甚至不敢让那污浊的黑影沾到洁白的衣袍分毫。

  看到这一幕,龙族长心里滑过许多猜测,身影一掠,来到他身边。

  果然,在龙族长站到宁遇洲身边的某个位置时,那些骷髅怪物没有再攻击他,虽然那张牙舞爪的黑色触角仍是想要将他拖出来,却也因为宁遇洲不敢随意攻击。

  龙族长缓缓地松了口气。

  纵使是仙尊,面对这片空间里无穷无尽的骷髅怪物,还有那杀伤力十足的黑色触角,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在这种地方全身而退。更不用说这空间没有出路,就算是仙尊,亦无法打开空间离开,他们被困在此地。

  龙族长不由回忆他们是如何来到这地方的。

  好像是荒空星河深处的空间突然崩塌,出现一个黑洞,他们这群仙尊被吸入黑洞之中,他和宁遇洲所在之地出现一个黑色漩涡,将他们两人吞噬进去。

  接着他们就出现在这个鬼地方。

  也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像他们这般倒霉,被吸到其他古怪的空间。

  还有,那黑洞到底是什么地方,它又通往何处?

  “宁府主,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龙族长忍不住问。

  “不知道。”

  “你不知道?”龙族长怀疑地看他,“那这些怪物为何都不攻击你?”

  “它们不敢。”

  “为何不敢?”

  这时,宁遇洲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龙族长顿在原地,当他对上那双盈满魔魅之色的阗黑双瞳时,一股寒气从心口往上窜,让他不寒而栗,“你……”

  宁遇洲继续朝前走去。

  直到一只怪物的触角袭到他的背上,又腐蚀了一片龙鳞后,龙族长方才反应过来,迟疑片刻,仍是决定跟上前面的人。

  龙族长盯着那人一袭白衣,在这片黑暗的空间里,白衣如雪,不染纤尘,宛若这个世界里唯一的洁色。

  但这洁色却因为对方的身份,显得格外的讽刺。

  两人一前一后地朝前走,周围是如潮水般分开一条路的骷髅怪物,它们用一双被填充着黑色触须的眼睛凝望着他们,看得人毛骨悚然。

  龙族长想,如果不是有宁遇洲在,只怕就算是仙尊,迟早也会沦陷在这里。

  只是……

  龙族长是个憋不住话的人,他终于忍不住问:“宁府主,你到底是何人?”

  这话自然没有得到回答。

  “你混进人族之地,目的为何?”

  “你……到底是仙是魔?”

  ……

  “我不是仙,亦不是魔。”宁遇洲淡淡地说。

  不是仙不是魔,那是什么?

  没等龙族长思索到答案,就见宁遇洲突然停下来,望向前方的空间。他下意识地看过去,当看到前方的情况时,不由愣了下。

  无尽的黑暗空间之中,一个巨大的黑影横亘在前方。

  它拥有无数狰狞的触手,向着天空的方向延伸,张牙舞爪,似是要脱离这片空间。

  “那是什么?”龙族长问道。

  宁遇洲没有回答,只是深深地看着它,朝那边飞过去。

  明明看着很近,但他们飞了很久才抵达目的地,龙族长这才看清楚,这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一株巨大的枯树。

  这株枯树不知道是什么树,它高达千仞,有力的枝干上的树皮龟裂,已然失去生命力,整体看着像是被镀上一层死亡的黑色。

  两个人站在树下仰望,有一种这树仿佛支撑着这片空间的错觉。

  龙族长注意到,那些紧追着他们而来的骷髅怪物在距离这树百丈之时,渐渐地停下来,骷髅上黏附的黑触收缩在骷髅里,难得呈现一种温驯的态度,它们仰望着这株枯树的巨树,安静地伏卧在那儿。

  明明是一株早已经枯死的树,却让这群攻击性十足的怪物难得温驯下来。

  龙族长想不出个所以然,正想询问宁遇洲,却发现他站在树下,手掌轻轻地按放在那树干上。

  “宁府主,你知道这是什么树?”龙族长再次询问。

  宁遇洲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它是星极树。”

  “星极树?”龙族长愕然,蹙眉思索很久,依然没能探清楚星极树的品种。

  至少在龙族的传承之中,并没有星极树的存在。

  但当他看到这株已经枯死的巨树时,心里产生一种古怪的念头,既觉得它格外亲切,又为它的死亡悲哀,原本浮躁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

  一如周围那些骷髅怪物。

  龙族长怔然许久,问道:“宁府主,我们该如何离开这地方?”

  宁遇洲靠着星极树,额头轻轻地抵在那粗糙干裂的树枝上,声音很轻地响起:“待星极树重新焕发生机之时。”

  重新焕发生机?

  龙族长神色古怪地看着这株星极树,它早已枯萎,没有丝毫生命力,如何能令其重新焕发生机?就算是传说中的青帝,亦无法令它枯木回春罢?

  宁遇洲没有再说话,他靠着已经枯萎的星极树,不知道在想什么。

  ——

  哗啦的树影之声在安静的空间响起。

  闻翘忍不住皱了下眉头,慢慢地睁开眼睛。

  当她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靠坐在一株巨树之间,浓翠如茵的树影之间,星光闪烁,让她瞬间就认出这株巨树的身份。

  是星极树。

  闻翘呆了下,下意识地看向周围,尔后发现,星极树之外竟然是空间洪流,充斥着无尽的空间之力和空间风暴,唯有这株星极树是这片空间中唯一安全之地。

  星极树伫立在这片空间洪流之中,上看不到顶,下看不到底。

  闻翘怔怔地坐在那儿,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她记得先前出现的黑色漩涡,将她和师无命一起吞噬进去,也不知道怎么地,她就昏迷了,醒来时就在这里。

  她往周围看了看,星极树很安静,除了自己外,没有第二个人的气息。

  师无命不见了?

  虽然弄不明白,不过闻翘也没有太过担心,以师无命的神骨之躯,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略略坐了会儿,闻翘到底对这株星极树颇感兴趣,总觉得它给她的感觉非常亲切,只要在星极树之中,自己是绝对安全的。

  仰首看向星极树的上空,枝桠层层叠叠,叶影密密匝匝,看不到尽头。

  闻翘爬起来,踏着枝桠往上跳跃而去。

  她在星极树的枝桠间跳跃,偶尔停下来时,手扶着星极树的枝桠,探头往外看,发现这株星极树的生长颇有规律,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根粗壮的枝桠向外蔓延,没入外面的空间荒流,仿佛连接着某一处空间。

  这让她有一种古怪的猜测。

  闻翘思索片刻,继续往上攀登。

  不知攀沿多久,星极树的上空隐隐有明光闪烁,闻翘眨了下眼睛,瞬间来了兴趣。

  难道是星极树的顶端?不知道星极树顶是什么风景。

  心里莫名地升起一种兴奋,闻翘加快速度,继续往上攀跃,伸手抓着星极树的主干,哗然一声,身体突破重重树叶,窜了出去。

  哗啦一声,仿佛冲破了某个空间,一颗脑袋从树叶间冒出来。

  闻翘看着前方影影幢幢的绿影,不由有些愣神。

  这是哪里?

  她看了看,发现自己好像仍在星极树上,但星极树外已不再是空间洪流,而是绿水青山,天空明媚,远处是云蒸霞蔚的湖光山色,奇花异草,美不胜收。

  就在她思忖着这是什么地方时,一道身影驾驭着锦绣霞云而来。

  那人轻飘飘地落到芳草萋萋的草地上,云霞在他脚边徘徊不去。他身上是一袭帝王宝衣,神光轻敛,乌黑如墨的长发用星辰织就的星棱冠束起,威仪毕露。

  闻翘坐在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人的背影。

  许是察觉到她的目光,那人倏地看过来,一双星眸如电般疾射而来,等看清楚坐在树上的人时,轻嗤一声,“哪来的小仙?竟然胆敢私闯神灵界。”

  闻翘却已经惊呆了,呆呆地看着树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