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小说网

第1章




  天微微亮,丫鬟怜月便忙碌起来。

  怜月身材瘦小,力气也不大,胜在手脚麻利,又是个勤快人,将汲水院上下打理得整整齐齐,伺候汲水院的三小姐闻翘也格外仔细上心。

  将盛着热水的铜盆放在架子上,怜月刚进内室,发现屋里的人已经起来,正倚在床头小声地咳嗽。

  怜月忙走过去,轻柔地为咳嗽的主子拍抚后背,看她咳得背脊弯下,心疼得不行,轻声道:“小姐,您的药迟了三天,稍会奴婢去前头药堂催催罢。”

  说到这里,怜月微微皱眉,心知自己也不知道能否催到药,可她总不能看着自家小姐日日受病痛折磨。

  咳嗽仿佛带走她全部的力气,好不容易缓下来时,闻翘恹恹地靠着丫鬟,气息有些微弱。

  “小姐……”怜月担心地看着她。

  “不用。”

  听到主子虚弱无力的声音,怜月欲言又止,但看她苍白的脸蛋,到底没说什么。

  闻翘是闻家长房嫡女,也是长房唯一的女孩儿。

  本应该金尊玉贵,备受家族期许而生,却因天生体弱,纵使有天纵之资,也受限于天生筋脉比常人更弱,无法承受过多天地元气,于修炼一途上落后于他人,正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怜月十分怜惜自家小姐,每当看她辛苦地修习闻家的武学,却受限于体弱,不知不觉被闻家轻视忽略,连常服的药偶尔也会被一些贪婪的下人克扣,就忍不住想,如果当年大老爷夫妻没有死在妖兽暴动就好了,至少小姐在闻家有个倚靠,而不是像个透明人一般泯灭在闻家诸多子孙中。

  闻翘对丫鬟的想法一无所知,在丫鬟的伺候下洗漱后,坐到八仙桌前用早膳。

  早膳是普通的白米熬的粥。

  白粥熬出油膏,香滑细腻,虽不是灵米,却也味道不错,配上怜月精心腌制的小菜,清爽可口,纵是闻翘没什么胃口,也吃了大半碗。

  然而怜月觉得自家小姐吃得实在太少,其他院里修武的小姐哪个不是一餐几碗米饭,修炼之人本就会消耗比常人更多的精力,只能从食物补回来,纵使她家小姐每天只修炼不足半日,也是修炼啊。

  用过早膳,闻翘坐在花厅,取来昨日翻了几页的《圣武大陆游记》看起来。

  怜月麻利地收拾好屋子,便出去了。

  半个时辰后,怜月回来,她并没有说刚才去前头催药的事,闻翘也不过问,问不问结果都一样。

  怜月手里捧着一枝丹凰花,层层叠叠的花瓣,红艳艳的生辉,插在案头,煞是好看。

  怜月问:“小姐,好看吗?”

  闻翘看了一眼,声音依然是清清冷冷的,“好看。”

  虽听不出一丝赞美的味道,但怜月仍是很高兴,喜滋滋地说:“今天是小姐您及笄的日子,奴婢知道闻家不会给小姐举办及笄礼,可能他们都已经忘记了,不过奴婢不会忘记的!刚才奴婢经过常春园时,看到园里的丹凰花开得正盛,听说这是四小姐心爱的花,不准其他人随便摘,奴婢就偷偷折一朵回来,给我们家小姐的及笄礼物……”

  闻翘执书的动作微顿,素来冷然的面容露出怔然之色。

  怜月看到,虽说心里有几分后悔提它,却不能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连她都忘记,这世界上还有谁会记得她家小姐已经及笄?

  东陵国重武轻文,并不怎么重视传统习俗,但大多数有头有脸的世家若重视子女,该有的习俗仍是一丝不苟地举办,表示出对子女的重视的同时,也向世人展示自家的优秀子孙。

  可惜闻翘并不在闻家优秀子孙之列。

  怜月叹息,她家小姐虽生来尊贵,却因父母双亡,天生体弱,能长这般大已经不容易,其他的无法强求更多。

  ——

  正当怜月以为,今日仍和以往没什么不同,会平平淡淡地过去时,闻家却发生一件足以改变她们主仆一生的大事。

  东陵国君——成昊帝为七皇子和闻家三小姐闻翘赐婚。

  闻家接到圣旨后,上下皆惊愕万分。

  当家的二夫人柳氏来到汲水院时,便见到坐在廊下看书的瘦弱少女。

  她倚着斑驳的廊柱,鸦羽般的墨发柔顺地垂下,衬得一张冰肌雪颜更显苍白冰冷。她穿着淡青色的半旧裙子,身上无一丝佩饰,如一株青竹,清清淡淡的,手中捧着一本书,垂眸静坐,清冷娴雅,格外美好。

  偶尔轻咳时,瘦弱的身体微颤,为她添了几分弱不胜衣的柔弱,教人怜惜不已。

  怜月发现二夫人,惊讶地上前请安,问道:“二夫人怎么来了?”

  二夫人有些讪讪的。

  她是个大忙人,管着整个大家子,哪有时间关心闻家一个透明人。理虽是这个理,但被个小丫头这般直白地问,二夫人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

  闻翘慢慢地站起,一双清浚浚的眼睛看着二夫人。

  那双眼睛清冷无波,乌黑湛亮,虽然美好,却也太冷,二夫人被她看得不自在,面上笑道:“阿娖,恭喜!皇上今儿派人过来,给你和七皇子赐婚。”

  阿娖是闻翘的小名,已逝的闻家大老爷为唯一的闺女取的。

  怜月大吃一惊,“什么?是七皇子?”

  二夫人点头,见闻翘仍是那副清清冷冷的模样,看不出喜怒,仿佛这世间没什么能动摇她的心。二夫人暗叹,七皇子宁遇洲虽说是个众所周知的修炼废材,名声比不上天纵奇才的三皇子和五皇子,可却深得成昊帝宠爱,要什么有什么,比起体弱多病的闻翘,七皇子幸运多了。

  纵使他们不解成昊帝为何会为七皇子择闻翘为妻,却也不敢在明面上议论。

  告知她们这事后,二夫人并未停留,很快就离开。

  怜月终于消化完这桩赐婚后,看向自家小姐那张容光绝代的脸,心头有些发堵。

  圣武大陆以武为尊,修武之风盛行,东陵国虽只是圣武大陆偏东的一个小国,却也受大陆风气影响,世人纳天地元气入体,打磨肉身,期许有朝一日能飞升上界,脱离肉体凡胎,成就神人之体。

  闻家是东陵国的老牌世家,据说祖上曾经出现过一个问鼎大道、飞升上界的大能者,不仅给子孙后代留下无数修炼资源,同时也让平民出身的闻家一跃成为东陵国的世家大族,在东陵国地位不低。

  闻家的后代子孙也十分争气,嫡系弟子少有无元灵根之人,走的皆是修武之道。

  闻翘虽说体弱多病,五岁测资质时,却测出极品元灵根资质,这些年修炼也格外用心,虽进步不多,可也比一些无法修炼的凡人要好。

  让一个修武之人同凡人成亲,岂不是明晃晃的打脸?

  七皇子再得成昊帝宠爱又有何用,还不是废材一个?无法修炼的凡人,顶了天也就百年的寿命,岂能和修武者相比?

  二夫人离开后不久,又有人来到汲水院,送来闻翘的药。

  怜月看到熟悉的白玉瓶,打开闻了闻,惊喜地说:“是灵药还春丹!”

  闻翘娘胎里带病,寻常药物于她无多大作用,最好还是灵药。偏偏灵药难寻,纵是底蕴深厚的闻家,也无法三天两头为一个对家族没什么贡献的女孩提供灵药治病,大多数给的是普通的还春丹。

  怜月十分高兴,忙不迭地倒水让自家小姐赶紧服药,一边叹息道:“原来这桩婚事还有这等好处,真是太好了。”

  仿佛刚才嫌弃七皇子无法修炼的不是她一样。

  闻翘吞下还春丹后,只觉得一股暖流在筋脉中散开,那种时时噬骨般的疼痛也缓和许多。

  灵药果然不是普通的药丸能比的。

  怜月见她神色好了许多,心里也高兴,暗忖,就算七皇子是个废材也认了,只要让她家小姐能多服食一些灵药,缓和她身上的病痛,让她活得更长久一些,她什么都不求。